您當前的位置 : 太原新聞網(太原日報報業集團) >> 萬花筒

靈空之山

來源:太原新聞網 作者:高海平 2020年09月15日 13:49

之靈

  靈空山,名字很有禪意。事實上,正是佛教進駐后也有這個名稱,原名叫九頂山。據傳,靈空山的佛教源于唐朝末年,唐懿宗的第四個兒子李侃于乾符六年(879年)為了逃避黃巢起義來到了靈空山??匆娺@里山有形,地有貌,風光旖旎,森林茂密,清泉淙淙,實乃天人合一之絕佳處所。遂動了善念,便削發為僧,皈依佛門,從此告別紅塵,開始了潛心修煉。

  看到這些記載,我不僅起了疑心。李侃是皇子,應該待在長安城,黃巢起義逃跑也首選長安城南不遠處的終南山,怎么會來到幾百公里之外的靈空山呢?是否他當時正在作為第二首都的太原城逗留?太原是李家起兵之地,也是龍興之地。李侃游山玩水來到了太原,想不到碰上亂兵起事,匆忙之中,在朋友的引薦下,來到不遠處的靈空山避禍。本就有一顆仁者樂山智者樂水的心,剛好被靈空山的絕佳之境迷得顛三倒四,索性留了下來。只有如此推想,否則,不可能選擇靈空山。

  此后,靈空山有了一個俗名叫李侃的僧人。寺門眾僧得知他是皇子后,力推他當了住持,靈空山的佛教進入了李侃時代,意味著寺廟的不斷修繕。弟弟僖宗皇帝想讓哥哥在這里過得好一點,畢竟地勢狹促,就山崖下凈身窯周圍那點地方,想多建幾間房子實屬不易。我心中又生一疑問:僖宗皇帝如此厚待在靈空山修行的哥哥李侃,是否有感謝哥哥不爭皇位之大恩?換句話說,李侃不削發為僧的話,皇位是不是非他莫屬?這些都是猜想。反正當政的僖宗皇帝很是為靈空山的寺廟操了一番心。靈空山寺廟修好了,香客越來越多,香火越來越旺。

  唐景福二年(893年),李侃圓寂坐化。生前身后各種封號接撞而至,先被封為施雨王,后漢乾祐年間改封菩薩,后周時加封為先師菩薩。

  李侃被封為施雨王,應該是他的修為為當地帶來了風調雨順,五谷豐登的好年景,所以才有這樣的稱呼。圣壽寺有兩個照壁,分別刻有“感”和“應”二字,有感就有應。想來不只是李侃的加持得到福報,也是眾生的善心得到福報。不過,我在參觀他當年所在的凈身窯時,石壁上刻有很多女性的文字:“岳陽縣下治村郅超劉氏,新婦郃氏、鄭氏、一男文德不秋孫女、趙四姑、五姑……”“尹氏、趙氏、楊氏、小馬氏、……新婦王氏大中祥符三年七月一日記”從殘留的這些文字中不難看出都是來這里求子的。說明李侃不僅能為百姓施雨,還能為民求子,延續香火。

  李侃前后在靈空山待了14年時間,圓寂之后17年,也就是907年,唐朝不復存在。李侃所處的時代正是唐朝式微之時,他離開皇朝,歸隱山林也是明智之舉。

  令我感興趣的還有,宋朝的開國皇帝趙匡胤曾經在登基之前,攻打太原失敗,一度隱匿于靈空山,最終脫險,而后大明王朝橫空出世。給予各種理由,北宋端拱二年(989年),欽命靈空山禪院為“圣壽寺”,沿用至今。

  歷史上,像李侃這樣的由真人逐漸被崇拜被神化的例子實在太多太多了。佛祖釋迦牟尼原本就是個現實中人,由于在菩提樹下修身成佛,開始普度眾生,成為后人朝拜的對象。他的舍利子被安放在世界各地,眾僧為其修建了無數的舍利塔供奉和朝拜,我國境內據傳至少有九座釋迦牟尼的舍利塔。

  再一個有名的是耶穌,耶穌實有其人,結局很慘,被釘在十字架上,他的故事都寫在《圣經》里,基督教徒把卷吟誦,成為一生的必修課。

  中國古代的關公關云長,也是一位在民間頗有口碑的人物,因為其德行好,正直、忠誠、仁義、善良被歷代所推崇,世界各地建有眾多的關帝廟在供奉這位由人到圣的人物。尤其是做生意之人,供奉關老爺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靈空山成就了李侃,使其由施雨王、菩薩,最后成為先師菩薩,供奉在大殿里,四大天王分列左右;同時,李侃也成就了靈空山。靈空山的名字因為李侃而改,李侃光大了佛教,沒有李侃,靈空山還是九頂山。

  靈空山僅僅以李侃和趙匡胤兩個事例來印證其靈,其實也夠了。不過,更有奇特之事進一步坐實了靈空山的靈。上世紀四十年代初,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軍在太岳山一帶瘋狂掃蕩,像靈空山這樣孤絕、高險之地也遭受了日軍鐵蹄的踐踏??谷哲婈牨黄绒D移到靈空山,日軍懷疑我軍將領隱藏在圣壽寺,便朝圣壽寺方向實施炮擊,第一發炮彈打出后,到了圣壽寺上空啞了,第二發同樣沒有爆炸,再打第三發,還是啞彈。這種極不正常的現象讓日軍大為驚訝,日軍本就疑神疑鬼,此時再也不敢貿然前往,三思之后,還是撤出了靈空山,從而給了我軍以喘息的機會。這是一個從民間到廟堂口口相傳的真實故事,靈空山之靈被人們深信不疑。

之空

  王維有詩云:“空山新雨后,天氣晚來秋?!蔽覀儊淼届`空山也是一場大雨過后,山色蒼茫,花鮮草綠。油松的每一根葉針都是透亮的,山果紅的像剛剛涂過彩,石階干凈得無一絲塵埃,所有的紅塵被洗得干干凈凈,走進這樣的境界,就像走進了禪境。鳥鳴聲變得清脆,秋葉偶有掉落,會發出輕輕的聲音。這時候不要說低語聲,即使腳步聲很輕很輕,也感覺是對禪境的冒犯。滿眼的綠色連成海,滿耳的音籟皆為曲。人越是謹小慎微,林杪上的山鳥越是肆無忌憚的鳴唱。

  人有時候不會顧及鳥以及別的動物,比如,山腰上那口鐘,與圣壽寺遙遙相對,只要撞鐘,滿山谷都有回響。相傳,早年撞鐘,是為了給寺廟的僧人傳遞信息,僧人聽見鐘聲敲響的次數,便知道有多少人來寺廟進香,然后準備素齋,進香的香客會享受寺廟的免費齋飯的。如今,沒有這些規矩了,游人想撞幾下鐘,就撞幾下,鐘聲已經不是寺院必須參照的聲音了,倒是苦了山谷里的鳥們,還有動物,常常處于驚悚的狀態,原本的寧靜已被打破。不過,螞蟻絲毫不受這些影響,在石階上匆匆行走,很忙很忙的樣子。低頭行走中,發現一只螞蟻剛好在腳下,趕緊收腳,不敢落下。你不敢踩它并不等于它不敢挑釁你,你沒有絲毫反應它已經爬上了你的腿。螞蟻的我行我素有了主人的感覺,意思很明白,靈空山是我的地盤,我的地盤我做主,即使人類也得遵守這個規矩。

  這種被人為的驚擾畢竟是極少的,靈空山固有的平衡依然存在。萬古不變的山崖見證著這里的一切。還有幾百年、上千年的油松至今依然堅勁地生長著。比如那棵生長在圣壽寺所處的山崖上的“九桿旗”,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總部認定為“大世界吉尼斯之最”,還有山谷中第二代還是第三代的油松,猶如茫茫林中的定海神針一般。這些高大的油松,當年廝守在凈身窯的李侃肯定沒見過,那時候會有更早的一批批油松長在山谷之中。像九桿旗這些長壽松,接續了李侃之后,對整座靈空山的歷史的指認,它們擔負著歷史老人的責任和義務。油松雖不言說,它的年輪就像磁盤記錄著這一切。如果有能讀懂樹的人,肯定能破譯樹中藏著的故事。樹有樹的密碼,只是被人類忽略,或者說,人類根本無法破譯。

  那群活躍在山中的猴子,看見我們的到來,激動地撒歡,追逐、嬉戲,其頑皮和聰明不輸人類,可人類只能把它當做玩物,它們所傳遞的到底是什么,人類不得而知。這關涉到一個問題:人類和萬事萬物之間既有關系又無關系,各自有一套獨立運行的體系。山、水、人、物可以融為一體,并行不悖,但不可干預。

  我們參觀了靈空山上的一座防火瞭望塔,登臨塔頂,東西南北盡收眼底。隨行的地方官員介紹靈空山的防火工作做得很好,隨手指了身邊一名面膛黑紅的小伙子說,他有一雙火眼金睛,周圍有無火患都能及時發現。我拍了拍這個小伙子的肩膀夸他,小伙子很靦腆地說,沒什么,這就是我的工作,回答得像靈空山一樣的樸實、厚重。靈空山需要人類守護,人類同樣需要靈空山的保佑。

  來到靈空山清泉歡悅奔流的谷底,游人歇腳之處,有一賣涼粉的攤點。眾友走得疲乏,喉嚨干渴??匆姏龇?,頓生津液,兀自吞咽口水,也止不住噴薄而出的欲望。一人開吃,嘩啦啦數人跟上。三下五除二,一碗涼粉下肚,不滿足,再來一碗。賢者所懷虛若竹,文人之氣靜如蘭。已經沒有了靜,只有脫兔一般的動。有好事者故意拉仇恨地問品嘗者:跟渾源涼粉比哪個好?一個渾源,一個沁源,兩廂相較肯定犯難。不成想,回答者毫不猶豫:靈空山的涼粉好。靈空山不就是沁源嘛。

  不妨回望千百年來,一路走來的靈空山。歷朝歷代游人應該不少,越是早期,山中樹木越是茂密,行走自然艱難,游客應該以香客為主。背了香火,還有盤纏,從山澗徒步負杖前行,饑渴是難免的,有無賣涼粉的攤點及時出現在眼前,真不好說。不過,肯定會有人撅著屁股在溪邊飽飲山泉,甘冽,清涼的泉水浸潤身心,喝完之后,再用泉水洗一把汗津津的臉,頓時提了精神,增了能量,腳下生風,然后朝禪院奔去。

  靈空山的“空”,無疑來自于佛教。佛教強調四大皆空,什么地、水、火、風,這個話題很大,一時難以說清。但是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萬事皆空,這些不同的表述與靈空山聯系起來,似乎能夠得其奧義于萬一。穿行在山水之間,陶醉于萬物當中,人會不由自主地放低身段,本有的那份自尊和傲慢蕩然無存。螞蟻雖小,不會跟頭頂飛過的雄鷹相比;小草雖低矮,也沒有因為身前有幾十米高的喬木而慚愧;山崖偉岸,溪水并沒有羨慕而停留奔走的腳步,萬事萬物皆相安無事,各行其道。人只不過是其中一份子罷了。你在山中行走,可以欣賞自然之美,但是千萬不能動了攫取之心,把不屬于自己的身外之物據為己有。我們在公園里經??吹竭@樣的標語:“花草有情,請勿踩踏”“把你的笑容留下,把你的垃圾帶走”……這就是空,空是互不侵犯,各自安好的體現。

  靈空山給了我啟示,人要給自己的心房留出足夠的空間,不要被雜七雜八的俗念所填滿,這種空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快樂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 2020.9.6

(責編:聞欣)
旺彩双色球老版本下载